日叶不羞

喜欢叶修

【暗黑向】罗家(下)

我叫罗素
罗家只有我和爹两个人

爹说娘难产死了
我相信
爹说他不爱娘
我相信
爹说他也不爱我
我相信

纵使外人说
罗家家主弑父夺母
罗家幼子来路不正
我还是相信爹

我喜欢爹
从小到大
爹长的很好看
比任何人都好看

他常穿着素白的袍子
常散着乌黑的辫子
常站在血红的湖边
常勾着嘴角轻轻浅浅的笑

爹说我到了娶妻的年纪
爹给我定了林家的小姐
我弯着眸子拜堂成了亲

林家小姐难产死了
下一任罗家继承人出生了

我闯进爹的房间
将他压制在榻上
终于说出了喜欢

我忐忑不安的看着他
爹却长叹一声
爹说他终于懂了祖母
爹说他在我的眼睛里看见了星星
爹说他有些心动了

我笑着吻上他的唇
泪水流了满脸

爹曾说
他最讨厌这双清澈的眼睛
爹曾说
他最讨厌罗家明亮的星星
爹曾说
罗家不该有星星
罗家有黑夜就够了

我陪爹走完了最后的路
罗青继承罗家后
我陪爹睡了最后一觉

在漆黑的棺木里
我笑着吻上他冰凉的唇
说出了喜欢

【暗黑向】罗家(中)

我叫罗素
我娘是罗家的二少奶奶
我爹罗家的大少爷

罗家只有五个人
我讨厌不近人情的爹
我讨厌疯疯癫癫的三叔
我最讨厌的
是我名义上的爹

娘总是看着他
娘总是看着他的眼
我却最讨厌那双眼
可娘喜欢
喜欢的不得了
于是
我也有了和那双一样的眼
于是
娘终于注意到了我

她看着我的眼笑
她摸着我的眼笑
她亲吻了
我讨厌却现在拥有的那双眼

罗宁在罗家的湖旁掐住了我的脖子
他愤怒的大哭大叫
我伸手捂着骨膜发疼的双耳
对着匆匆赶来的娘露齿一笑

我喜欢娘
我喜欢娘的眼睛
喜欢那双墨黑不见光彩
压抑着痛苦的眼睛
喜欢那双漠视一切甚至自己生命
追逐光的眼睛

我已经长大了
长到了罗宁娶妻的那个年纪
我笑着将爹抽骨放血
我笑着看三叔被啃食至尽
我笑着挖掉了娘爱的那双眼睛
我笑着成为了罗家的二少爷

自此
罗家只有两个人
罗家二少爷
罗宁
和他的夫人

我带着娘去见了原来的二少爷
他满脸的嫉恨
嫉恨我夺走了他的一切
娘的视线一直在我身上
在我伪装出的那双眼睛上
我很高兴,高兴极了

娘笑着咬掉了自己的左手食指
鲜红的血流着
像是永无止境
她拿着那根指头在我素白的袍上写着
字迹歪扭
不好辨认

娘死了
罗家只剩一个人了
我奇异的没有感觉到悲伤
我扯掉了那片袍摆
血淋淋的大字刺激着我的理智
我这才意识到
娘不知何时识得字了

你有一双黑夜的眸

我轻轻的吻着娘唯一留下来的字迹
隔天娶了个有着和娘一样眼睛的女子
江湖女子
她也姓林
她失去了她用刀用剑的双手

她喜欢我的眼睛
她说这双眼睛里什么都没有
生下孩子后
她吻了我的眼睛
她说这双眼睛里有太多东西

我没变
这双眼睛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只是
妻变了
我要的那双眼睛没有了

罗家的湖又大了些

罗家只有两个人
青年丧妻的罗宁
和幼年丧母的罗素

【暗黑向】罗家(上)

罗家有三个疯子
罗铭,罗宁,和罗毅
我要选一个嫁过去

[“周婶,可听说了?那罗家的要娶妻喽!”
“唉,哪个狠心的爹呦!那罗家怎是好相与的,二少爷半疯半傻,三少爷疯了个彻底,那大少爷。。。。”
“罗大少看着像是个好的,就是、啧!就是不知怎的,俺觉得他浑身都不对劲!”
“可不是嘛!到底是哪个缺德的爹啊?”
“俺知道一点,是林老爷家的二姑娘要嫁了。”
“二姑娘呀。。。。”]

大少爷要娶我
三少爷要杀我
二少爷抢了我

大少爷喜欢盯着我
三少爷喜欢掐着我
二少爷喜欢抱着我

罗铭冰冷无机质地盯着我
罗毅神情近狰狞地掐着我
我的丈夫
我的罗宁
他一派天真不知事地抱着我
直到我面色涨红
直到我眼珠上翻
直到我口吐白沫
直到我气息奄奄

大少爷拉开了三少爷
三少爷拽倒了二少爷
二少爷抱着我跌进了湖

罗家有个湖
人的骨头搭成的边
人的血液放满的水
腥臭肮脏

苍蝇嗡嗡的落在了我身上
罗宁依旧抱着我
在大少爷冷冷的斥责中
舔尽了我脸上的污浊

[罗宁抱着我。
他不像我有个羸弱的身体,他高大健壮,身上终年是能灼伤我的体温。
我仰头看着他,对上了他那双盛着整片星空的眸子,不由得伸出手去抚他俊美逼人的脸庞。
罗宁被窝冰冷的手指给冰到了,他微微一颤,像是笑出了声,侧头张口含住了我的手指。
罗铭在岸上说着什么,我听不到,只注意到了他越发阴沉的眉眼,于是我抽出被染上温度的手指,却被有些委屈的罗宁强硬的抓住了我的头,把我脸上舔了个干净。
聋子就是这点不好,听不见我的罗宁的声音。]

罗家只有四个人
三少爷咬着我的唇
二少爷扯着我的衣
大少爷掰着我的腿

罗家的天很黑
罗家的星很亮
罗家的二少奶奶
听不见,说不出
也不识字

[我的嘴唇被罗毅咬的血肉模糊。
我很疼,嘴唇很疼,下身很疼,心口也很疼。
衣服是被罗宁扯破的,可他什么也不懂。
他用孩童般天真到残忍的眼神看着我,嘴角还带着笑,但我依旧在他的眼睛中看见了整片星空。
罗铭在我身上起伏着,他要我生下他的孩子,一个可以像他一样继承罗家的孩子。
我没有拒绝的权利,现在我是罗家人,被林家卖到罗家的二少奶奶。
我是罗家的二少奶奶,我是罗宁的妻,我只想为罗宁生下孩子,一个或像我或像他,眸子里有着整个星空的孩子。
我将视线死死的钉在了罗宁的眼睛里。
哑巴就这点不好,不能对着我的罗宁说出话。]

罗家有四个疯子

[“周、嫂子!俺昨个儿瞧见了那林二姑娘啦!”
“那姑娘咋了?你说你这一身的汗也不知道擦擦,跟我唠什么林二姑娘的。”
“嫂,那姑娘现在看起来怪吓人的,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了,风一吹就像能吹跑了似的。嗯。。。。张秀才说她身上死气沉沉的,就一双招子有时亮的不对劲,好像,好像也离疯不远了。”
“这、真是。。。造孽啊!”]

【贱虫】双向暗恋

•原创
•荷兰虫走起
•老梗——花吐症
私设:花吐症会越来越严重,会危害身体甚至致死,痊愈则需要喜欢的人饱含爱意的吻,但若是喜欢的人死去,就会不治而愈。
————————————————————————
“很抱歉,死侍。最近我的事太多了,”男孩蜷缩在沙发里,一朵朵小小的红色花朵从他的唇齿间掉落,“恐怕很沉时间都不能见面了呢。”语气真诚又轻快。
“没事,baby boy,哥的时间永远为你留着,别太感动——不不不!还是感动吧,最好对哥投怀送抱才好。要知道你的小翘臀已经不止一次的出现在哥的梦里了。”红色紧身衣的雇佣兵把玩着头套,带着笑意调侃道。
他靠坐在一颗大树下,腿间已聚了一小簇红色的花朵。死侍看着那些小花,耸了耸肩,捻起一个送到了嘴里。
“噢!操上帝的蛋蛋!真难吃。”他“呸呸”唾了几下,又从喉间咳出了几朵。
“什么?当然是哥最爱的墨西哥鸡肉卷了!只不过,它大概被我冷落太久,另觅新欢了。对的,没错,就是和一些小小的可爱的霉菌在一起了!”
电话的另一端,彼得•帕克微微直起身抓住窗帘的一角向身旁拽了拽。一缕明亮清澈的阳光从窗帘缝隙中射了进来,将昏暗的室内照亮了几分。他抿着唇角笑着,眉眼间的忧愁伤感被冲淡了些许。
彼得刚刚张开嘴,胸口忽然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闷哼出声。他一边将手机拿远,一边用手捂住嘴克制的咳了几声。
待胸口的那阵痛过去后,他摊开手,几朵鲜艳如血的花躺在掌中,空气中浮动着细微的腥味。彼得苦笑一声,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关心的话,咬了咬下唇。
“我的烧瓶炸了。亲爱的威尔逊先生,我得挂了。”
死侍撇了撇嘴,不情不愿的应声道:“好的,我的baby boy。”胸口阵阵的刺痛让他越发不爽。
[韦德,你真是个大混蛋!]
〔不,是大变态!小蜘蛛还没成年呢!〕
“所以哥恪守住了底线不是么?”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从嘴里吐出两三朵花来。“这玩意儿真难搞!”
〔没错!连我们吊爆了的治愈因子都干不翻它!〕
“Shit up!我得去看看让我成为变态的心上人了。”
[提醒一下,你本来就是变态。]
死侍再次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他把头套往头上一带,露出嘴巴和下颚,动作利索地爬上了树。目光定在一扇窗户上。
“小蜘蛛房间的窗帘还是——”
彼得挂了电话后把窗帘又拉住了。他依旧蜷缩着,身旁尽是红色的花朵,颜色有浅有深,脸颊旁的花朵红的像鲜血。
“韦德。”男孩小声的念着这个名字,眼中现出点点苦涩。
少年的心事弥漫着绝望的灰色。彼得喜欢上一个人,一个独特的朋友。初恋的甜蜜被往事打败,他听到韦德的过去时,手指想抚上那人凹凸不平的皮肤,却颤抖着收了回来。
韦德有深爱的人。这个认知建立在韦德漫不经心的说起往事时,脸上不自觉流出的怀念和苦涩。他好不容易窥到了那人不属于死侍的内心一角,所有少年人的勇气就登时消失殆尽了。但是那些本应被忘却的情愫,却一丝丝漫上心头,缠绕了整个心脏。情不自禁,身不由己。
注定不可能会被爱上,就只能静静的等待死亡。朋友的界限深入骨髓,却淡出心间,只能一遍遍的提醒自己——“只能做朋友。”
[真不甘心对不对?]
“但是没办法喽,能和小蜘蛛做朋友已经超出哥的预期了。”死侍从树上一跃而下,“我可是个只要给钱什么都做的雇佣兵啊!”
雇佣兵又坐在了树下,随手拨弄着身前的那些花。他想着小蜘蛛漂亮的身体曲线和完美的翘臀,又想着脱下头套后的那一张青涩漂亮的脸。
“纽约好邻居”是个未成年!他第一次见到那张脸时,内心实在复杂。那时,他刚刚确定了自己栽在了一个屁股上,然后就发现屁股的主人是个未成年。一个拥有着一头卷翘的褐发,一双小鹿斑比般明亮透彻的眼睛,和一口软绵绵的小奶音的未成年。
他在内心狠狠地唾弃了自己,然后沉迷于养成的乐趣中无法自拔。精心培育、耐心等待的果实是最美味的,哪怕他知道他们不可能。
一个喜爱阳光的人怎么可能愿意接受黑暗呢?他买了个墨西哥鸡肉卷,吃完后就把那些小心思抛之脑后了,再然后,他小心翼翼地捡了回来,珍藏起来。一个混蛋雇佣兵也渴望爱情,渴望阳光,不奢求拥有,只是看着也足够美好。
“所以花吐症绝对不能被他知道!”
“他不会爱我。”
“他不可能爱我。”
从口中吐出的花颜色又红了两分。
“朋友就好吧。”
每天一个电话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
韦德•威尔逊换上了休闲服,赶往小蜘蛛临时租的那间屋去。已经两天的时间没有互通电话了。如今死亡即来,他想至少见一面,或者,偷条内裤之类的。
房间的门窗紧锁,以他如今衰败的身体也做不到破窗、破门而入。前雇佣兵先生无奈的耸肩摊手,敲了敲门,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把万能钥匙来开门。
“嘿!别用这种眼光看我!”
〔我们可是敲了门的!〕
他打开了门,昏暗的室内充斥着花香和血腥味混合而成的甜腻。
一个瘦小的人影缩在沙发里。韦德试探性的叫了一声,那个人影静止仿若雕塑。恐慌袭上心头,他大步上前,直至看清了那团人影。
消瘦苍白的彼得抱膝而坐,他的身旁尽是散落的花朵,那么多,那么艳,似是汲取了蜘蛛全部的精血,一支叫嚣着电量不足的手机被夹在他的双手间,而他则静静的闭着眼,像是在安眠。
窒息的痛楚让韦德忍不住咳了几声,脱口而出的红花让他清醒了过来,呼吸开始恢复。
他小心的上前,伸出颤抖的两指探着男孩的鼻息。微弱又轻缓的气息打在手指上,提起的心放下了一半。
花吐症后期。
谁会不喜欢蜘蛛侠呢?亲爱的男孩怎么会因暗恋而至此呢?
韦德仿佛感觉到了他早八百年就停止运作的泪腺。
男孩挣扎的睁开眼,卷翘的长睫轻微的抖动着。韦德蹲下把脸靠近他,对上他的视线。那双眼睛眸光亮了几分。他张开嘴,仿佛想说些什么,却只有落出的血味的花朵。
心脏感受到难以忍受的疼痛,韦德冲动又小心的将唇贴在了男孩的唇上。
男孩口中的花停歇了。
微弱的气息也停歇了。
只有那双眼睛还睁着,灰暗无神。
韦德伸手闭上了那双眼,头埋在男孩的手上,眼泪开始肆意流淌。
男孩去的地方,他去不了,因为他的花吐症已经好了。
不知道是因为与男孩的一个吻,还是因为男孩的死亡,正如他不知道彼得•帕克花吐症的消失,是因为那一个吻,还是因为死亡。
韦德•威尔逊渴望着前者,死侍则更愿意接受后者。
也许后者就是真相,毕竟他已经失去的太多了,命运向来待他不公。
死侍不死的身体里,鲜活跳动的心死去了。

[伞修]十年梨花落

•原创背景有,私设有
•ooc属于我,爱属于修修
•一发完
雪大片大片的掉落着,地上已经覆了一层薄薄的雪。苏沐秋抬头看着,那枯败的梨树枝上也渐渐的有了积雪。念及不知身在何处的妹妹,他抿了抿唇,擦拭起手中乌黑的长枪来。
“不请自来,还望见谅啊!”少年清朗随性的声音传来,与之而来的,是手中长枪的铮鸣。
苏沐秋微皱着眉抬起头,少年鲜活肆意的气息扑鼻而来。
他挑了挑眉,抚着长枪问道:“为了却邪?”
“为了却邪。”
苏沐秋自失去妹妹消息后首次绽开了笑颜,将却邪递了出去。
“他合该是你的。”
少年略微眯起眼,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脸上漫上灵动又带狡黠的笑意。
“我叫叶修。”叶修走到石桌旁,伸手拂去其上的积雪。苏沐秋对他点了点头,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一见如故,别有默契,自是好一番谈天说地。
风雪渐停,暮色也隐隐透出了几分。
苏沐秋站在门外,将手中的一把银白色的伞放在叶修怀中。
“千机伞,百变千机,较之却邪,也可适于你。”
叶修用指尖划过伞身,脸上带上了几分赞叹,但片刻后,他又摇了摇头。
“他很好,可我是为了却邪而来。”
苏沐秋只含笑看着他,话语中似有深意:“他似是为你而生,终有一日,你会需要的。”
推脱不得,叶修只得收下,手中之物似有千斤重。
苏沐秋转身离去。
叶修掩门时,听得他一句话,“等我回来。”手上的动作一顿,少年指尖用力至发白,但口中稳声答到:“十年,我至多等你十年。”
风雪又袭来,苏沐秋的背影模糊了几分。
仿佛有笑声若现,叶修耳旁留得那人气息。
“梨花开时,应是我归来之时。”
————————————————————————
梨花繁盛的堆在枝头,开了满树。叶修睡在树下的躺椅上,千机伞被他撑开抵在头顶,挡了绝大多数的落花。
他闭着眼,鼻尖尽是清雅的芳香,眉眼间却布满疏离。一片花瓣轻悠悠地落在了他的唇上,小院的门也在此时被叩响。
叶修起身拂去肩上的落花,把门打开。
温婉的美人站在门外,手中托着一个牌位,眉眼凄凄。
叶修蜷在长袖中的手指尖动了动,面上不可抑制的带了哀色。
长相与苏沐秋七八分相像的美人侧身进了门,径直走到梨树前,将牌位放在了石桌上。她抬头看着叶修,眼眶泛红:“哥哥说他要来这儿。”
叶修正要收起千机伞的动作顿了顿。
“我要走了。”他把伞放在苏沐橙手中,开始束发。
那墨黑细软的长发原被他随意地散在肩头,现如今白皙纤长的手指穿插在黑发中,皮肤被衬得冰白。
他眉眼慵懒温和,唯眼中一点悲凉,在苏沐橙眼里,竟是透了几分艳色。猛然回神,苏沐橙扬声问道:“为何?”
叶修一手执起却邪,已走至门边。
“因我与他,只有一面之缘,一日之交。”
他转身关门,苏沐橙却是跑来用手抵住,面上惊惶,细眉微蹙,张口欲言。
叶修温柔又坚定的抓住她的手,神情已经平静。
“天冷,风又大,你该留意点。”他弯着眉眼笑了笑。
苏沐橙只从渐渐掩上的门扉中看见他垂着长睫,低声说道:“我向来言而有信。”
大风忽来,梨花漫天,青年忆起往昔。那日他踏雪而来,今日乘风而去。
满树梨花终开终败,风卷而起,似是风雪袭来,似是故人归去。

JOKE-R™:

我很忙,非常忙,接下来又要有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了,这篇东西想着都写了,就发一下吧。妇联大屠杀就要上映了,大家吃好,睡好,端好小心肝,节哀。

笔芯,爱你们,我们忙完见。

【all叶】一觉醒来发现爱人不是爱人了怎么办?!

•新人写文,多多包涵
•私设有,原创人物有
•ooc属于我,爱属于修修
•一发完

周叶

       初晨的阳光透过窗洒下来,周泽楷懵懵懂懂的将手探向身边,一只微凉的手握住了他的手指,耳旁响起一声懒洋洋的招呼:“小周,早上好啊!”
       初醒时倦怠的眉眼上还未完全绽放的笑意便被冷硬的冻在了表皮,如铺天盖地的风雪向他袭来,周泽楷不由得呼吸一窒。
       目光沉沉的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他不动声色的敛下了僵在嘴角的弧度,墨黑的眸子被长睫掩住。
        周泽楷缓慢却坚定的抽出被握住的手,犹疑又探究的开了口:“前辈?”
        “嗯,怎么了小周?”眼前的人身上仍带着他昨夜烙下的爱痕,脸上的表情熟悉却分明让他感到陌生。
        被子下的另一只手慢慢的攥紧,阳光俊美的脸庞变得阴郁深沉,周泽楷目光犹如实质般狠狠地钉在了眼前人的身上,一直小心掩饰住的疯狂执拗充斥了周身。
        他几乎是从心口挖出了这句话。
        “你,不是他。”
        往常轻柔缠绵的泻出唇齿间的名字,此时带着淋淋的血气。
        “叶修......”

喻叶

       爱人孩子气的睡姿让喻文州忍不住弯了眉眼。俯身吻了吻男人仍略红肿的唇,他微微压低了声线,让声音变得更加低沉有磁性。
       “前辈,该起床了。”床上的人蹭了蹭枕头,皱着眉。
       喻文州伸手给他拉了拉下滑的被子,低头用唇轻轻含住了男人的耳尖,看着渐渐泛红的耳垂,又低低笑了出声。
       那人渐渐醒了过来,喻文州却是一下僵住了身体,眼里的温柔冷成了一谭寒冰。
       “文州啊,下次别这么早叫我了。”他懒散的揉着眼打了个哈欠。
       喻文州又一点一点拉平了唇角上扬的弧度,挺直身子,几乎是居高临下的态度。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阖上眼遮住了晦涩不明的眸光。
       “文州?”随着这声呼唤,喻文州轻轻笑了出声,笑声又冷又沉。
       他一遍遍的摸着戒指,低沉沙哑的声音带着微不可闻的颤抖。
       “可以告诉我,你把前辈藏哪了么?”

黄叶

       “老叶,起床了!”黄少天将窗帘猛地拉开,阳光顿时倾泻一室。
       他转头看着床上将自己的头蒙进被子里的人,抿唇笑着,又将略薄一点的窗帘稳稳降了下来。
       室内变得昏暗微黄的光线让那人又慢慢探出了头。
       “老叶!我把早饭都买好了你还不起!你体力有多差啊你,昨天晚上我明明没有太——”
       跪在床边在爱人耳旁叨叨着,黄少天余下的那些含在喉咙里的话被捂住嘴的手给闷了回去。
他先是想咧开大大的笑容,但略一思索后,孩子气的皱着眉鼓着腮帮子。在爱人慢慢睁开眼时,却是伸手抓住那只手,将纤长的十指吻了个遍。
       “少天,假如你没有话痨,我一定会更喜欢你的。”男人抽回手揉了揉酸疼的腰,没有听见预料之中的反驳,便疑惑地抬起头,正对上黄少天冰冷的视线。
       黄少天这时已经收起了孩子气的表情,目光也变得锐利冷凝。
       他一边嫌恶的用指腹擦拭着自己方才碰过那只手的唇,一边扯出了一个不屑讥讽的笑。
       “这么拙劣的表演,你是想讨好谁呢?”

韩叶

       “老韩,昨晚折腾我折腾的那么狠,今天多少也得给点补偿吧?”男人含笑叼着烟,烟气弥散开来,他的脸庞隐在烟气中,线条模糊又漂亮。
       原是韩文清极熟悉的画面,但他眉眼间不易察觉的柔和,却偏在这句话中被一点点的抹去了。
       韩文清皱着眉,脸色阴沉可怕。他仔细地打量着床上的人,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老韩,怎么了?”那人被看得一愣“突然发现了哥的魅力,被折服了?”
       韩文清松开了不知何时攥的酸疼的手,并不答话,只近身上前,目光狠厉地看着那张脸。
       一片沉默中,他猛地伸手用力掐住了那人的下颚,周身尽是隐而不发的气势。
       对视片刻后,韩文清缓缓松了手劲,几乎是温柔地揉着那人白皙细嫩的皮肤上显现的青紫,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却是他冷冷的开了口,话语中满是暴戾。
       “说,叶修呢!”

楼叶

       刚开完早会就飞速赶回家的楼冠宁,此时轻轻啄吻着大床上熟睡的人,耐心的用轻柔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叫着爱人起床。
       “叶神,起来吃了饭再睡,好不好?”那人皱了皱眉,挣扎着抬起了沉重的眼皮。
       “小楼?”
       楼冠宁整理爱人睡衣的动作一顿,双眼瞳孔猛地一缩,冷汗瞬间冒了出来。
       他直起身,脸上带上了商场上惯用的谦和温雅的假面:“敢问阁下是谁的人?”
       刚醒来的人一怔,而后挑着眉道:“哟,这大清早的,玩什么play啊?”
       楼冠宁勾着嘴角笑了笑,忽的弯腰从枕头下摸出枪来,在男人呆愣的神情中打开保险,将枪口对准他的额头,动作干净利落。
       他扬了扬下巴,一改以往待人彬彬有礼的态度,似是漫不经心般轻佻的开口:“阁下还真是好本事!不过呢,我把话就放这。”
       他把食指轻又缓的放在了扳机上,另一只手不耐烦地松了松领带,冷笑着。
       “随便什么条件,把我的人还给我!”

原创修/伞修

       “叶修”退回叶修的意识里,脸上的表情简直一言难尽。
       他绕着叶修转着圈打量着,看了许久也未曾看出这男人有什么吸引boss的特征来。
       他开口欲言,又欲言又止,倒是叶修忍不住轻笑了两声:“小家伙,看够了没啊?”
       “叶修”愤愤的瞪了他一眼,“砰”的一声在一团白雾后变了模样,大约是个十四五的孩子出现在了叶修面前。
       黑发黑瞳,一张嫩生生的正太脸,除去头上小小的尖角和两颗抵在下唇上的尖牙外,看着和普通孩子没什么区别。
       这张脸吧,好看是好看,就是怎么瞧怎么眼熟。叶修摸着下巴想了又想,然后一巴掌拍在了小孩头上,力道不大,但小孩还是被惊得一脸懵逼。
       叶修俯下身,双手扯了扯那看起来柔嫩嫩的小脸,无奈的笑着:“我说这张脸怎么那么眼熟呢?感情你就瞧着人小周的脸长的好看是吧?”
       小孩一把拍开他的手,双手揉着脸,别别扭扭的转过了头,耳尖红的发亮。
       在小孩断断续续的讲述中,叶修才知晓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妖精的一支,瘢。瘢以吸收人的爱意为生,一般会附身到被深爱着的人身上。他们可以读取原身所有有关爱与被爱的记忆,然后取而代之,吸取旁人的爱意。
       要说影响,也没什么影响,只是在瘢附身后,原身的意识一直都是清醒着的,这便极易在他们的感情上留下伤痕,且总难复往初。
       小孩把大多数都说清了,但至于为什么长得像小周的事,确实丁点没提,叶修也不在意,笑一笑就放过去了。
       “那你叫什么名字啊?”叶修看着那根和周泽楷如出一辙的呆毛,忍不住伸手揉了又揉。
       “艾魃!”小孩一脸骄傲求表扬的神情。叶修皱了皱眉,轻轻弹了下他的额头:“‘魃’字不好,换一个吧。”
       艾魃眯着眼笑了笑。
       叶修只觉得自己被猛地扑倒了,视线清晰后才发现身上的人已经不是小孩模样了,反倒像了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他也是刚发现那张脸除了格外像小周外,也有些像自己。
       艾魃对他眨眨那双格外无辜的下垂眼,抿唇笑了,漂亮到近乎可爱。
       “我不就像是在土地上留下深深裂痕的鬼怪么?”他低头用舌尖舔了舔叶修的耳垂,“由于吸收爱意失败,接下来的日子里,”艾魃稳稳的制住了对他而言微不足道的挣扎,用尖牙摩挲着身下人白嫩的颈肉,“请主人,好好指教哦!”
       仿佛感觉到了什么,艾魃透过现实中躺在床上的叶修的身体,将视线定在了半空中,然后他忽的挑衅般的挑着眉咧开了嘴角。
       “原来还有一个啊......”
       他兴奋得舔着尖牙,双手指甲也变得尖利,双眼透着红光。
       半空中安安静静。
       艾魃却是看到了满地淋漓的鲜血,和恶鬼凶狠的眼神。他轻声低语道:“丑、八、怪。”
       迎着叶修不解又愤怒的目光,他笑着将额头抵在了叶修的额头上。
       “阿修,我很想你。”
       感觉到身下挣扎的人身体变得僵硬,眼神迷茫又略显空洞。艾魃此时的眼神温柔,栗色的发丝垂落在叶修脸上。
       半空中只有他可见的那个依稀能看出昔日好相貌的人——和他现在这张脸眉眼一样的人——正要扑过来的动作顿住了,鲜红的双眼中忽的滚出血色的泪来,让艾魃忍不住幸灾乐祸地笑眯了眼。
       “丑八怪,你疼不疼啊?”

请每个爱圈的人认真看

skyVtrace:

首先,十分感谢全职圈的大大们一直努力净化。但我因为恐惧的原因没有出到力,真的是十分抱歉!【士下坐】


然后,在all叶圈结束后。我去了朋友混的all金圈,发现了一个刷tag的人,而且看ta的行为想引战。后来,我发现了其坐标和全职的很像,于是跑到全职圈问了。很可惜不是同一个,但是不难看出十分相似。


后来,没睡的小天使们陪着我聊。(小天使们辛苦了😘)然后我们认为,这很有可能是一场有预谋的恐同(猜是恐同)


有一位小天使告诉我,all金圈的坐标是在一个路地方。然后我们就觉得不对了,因为坐标十分准确。有人放出了人肉是犯法的行为!


我们猜测,ta们先是想扰乱同人圈,把我们推到风口浪尖上。如果不行,就找我们人肉ta们的证据!如果涉及到犯法的话,这么大的圈子,国家可能不抓人。但是对同人圈的管制肯定会更重!!!


所以希望各位冷静下来,不要去做出太过激行为。我们还没了解对方这样做的真实目的。


请各位帮忙转载!
转载到各自的圈子里!
谢谢!


(我并不知道有多少圈子涉及,大家能帮我找找或者转载,谢谢!)